当前位置:首页 > 股票资讯 - 如何打破互联网平台变态的“加班文化” 煤炭价格走势图

如何打破互联网平台变态的“加班文化” 煤炭价格走势图

来源:洁希股票网 作者:佚名 浏览量:165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头部广告位(手机)

图片来源:北京新闻网

免费三餐,大闸蟹、小龙虾、皮皮虾轮流安排;周末加班1.2倍工资;夜间出租车报销...

2月18日,某互联网公司工作人员在某招聘平台发布上述招聘公告。这吸引了500多条评论,大部分都是寻求“推入”。

然而,前几天,该公司一名人力资源员工发布的招聘通知,其中包含了同样的福利,招致了很多批评——有网友留言说,“拒绝加班和节假日的人可以走了吗?”。

近年来,互联网公司的“996”工作制度问题引起了广泛的讨论和关注。

幸福来自奋斗。努力工作的员工值得致敬,但是互联网公司变态的加班文化怎么破?

现象

只有2%的“喜欢工作,自愿加班”

洪军(化名)是一家互联网公司的高管。他每天早上九点去公司上班,晚上八点下班。

谈到互联网公司的“996工作制”,他告诉新井智库,他的工作时间是每天12个小时左右,但是因为他一个人住在一个城市,他没有太多的空闲时间,所以加班其实是一种打发时间的方式。“真的没有‘996’的压抑感。在我们这个年纪,没有那么多业余爱好需要照顾。”

一直关注互联网行业劳动关系生态的首都经济贸易大学劳动经济学院副院长Scope教授告诉新景智库,互联网公司现有的企业文化,比如提供免费晚餐、夜宵、出租车报销等。,可以很容易的鼓励单身人士加班,因为他们没有家庭负担,回家还要自己做饭挤公交地铁,所以下班晚不如早。

然而,大多数互联网从业者并不像洪钧那样加班来打发时间。根据新井智库的调查数据,“你加班的主要原因是什么?”当时约有2%的互联网员工选择“喜欢工作,自愿加班”,不到2%的人选择“回家没事干,喜欢留在公司”。因为只有2.64%的人有加班补贴和福利。

互联网从业者多长时间会额外上课?互联网公司的多名员工介绍,有些岗位,比如公关部门,不是固定的“996”工作制,有任务需要加班,但不定时,技术岗、市场岗需要经常加班。

一位前互联网公司员工告诉新井智库,几乎所有互联网公司都在“996”系统中工作。

根据新景智库的调查数据,76.15%的互联网从业人员表示每周工作时间超过45小时(根据中国劳动法,每周平均工作时间不超过44小时),74.43%的非互联网从业人员认为互联网从业人员每周工作时间超过45小时。

调查数据还显示,每周工作45小时以上的人中,管理岗位占83.34%,产品技术开发岗位约占83%;营销岗、内容运营岗、职能岗等类别也在60%以上。每周工作时间超过55小时的,管理岗位占一半以上,产品技术岗位占三分之一以上,职能岗位(如财务、行政、HR等)占四分之一以上。).

中国劳动法研究会副会长、上海财经大学法学院教授王全兴对新京智库表示,虽然所有的工作制度都是“996”,但有必要进行类型学分析。比如强制“996”(包括直接或间接强制)和自愿“996”,有的人确实是自愿加班,因为有的人野心太大,是“工作狂”;痛苦“996”,快乐“996”;蓝领“996”,白领“996”;常年“996”,周期性“996”;固定班制“996”,弹性班制“996”;高效率“996”,低效率“996”,低效率“996”;有加班费“996”没有加班费“996”等等。

范围表示互联网实行数字化管理,可能导致一个极端的刚性管理。同时互联网公司有很多项目支撑,每个项目都是相互关联的,所以几乎一个公司甚至这个行业的每个人都有涉及,大部分人可能会面临“996”工作制和大小周工作制的问题。在传统行业,具体项目和部门的人可能会涉及到“996”工作制,这是阶段性的。

中国政法大学社会法学研究所所长娄宇教授认为,在当今社会,长时间高强度工作的现象在各行各业都很普遍。之所以给人一种互联网公司是独一无二的印象,很可能与互联网公司的员工在互联网上有话语权有关。“996”这个词进入了人们的视野,它也起源于程序员在互联网上发起的一个倡议项目。在法律层面上,加班是一种约定,超出现行劳动法规定的工作时间,用人单位和劳动者双方能否达成一致值得怀疑。

原因

超过一半的受访者因“工作未完成/工作量大”而加班

北京新闻地图学

大家对互联网行业“996”工作制的反应并不一致。

有网友表示,即使在“996”工作制下,也能拿到高薪。

有人选择离开,钟源(化名)就是一个。她曾经在经历了几个月的“996”工作制之后,向一家互联网公司申请辞职。钟源告诉新景智库,当时她公司的负责人对她的离职感到不解,因为从领导的角度来看,钟源平时表现不错,没有看到任何离职的迹象,以为她找到了更好的单位。

钟源说主要是工作太紧张,有点力不从心,想休息一下。钟源说她不喜欢高强度的工作,所以找工作的时候总会关心有没有加班。

“工作强度很高,”清华大学副教授张佳音告诉《新京报》智库,这是互联网行业的一个明显特征。因为互联网的企业文化崇尚创业公司的文化元素,创业公司加班是普遍现象。

张佳音说,互联网公司从小规模做到了大批量,大部分是几年完成的,时间长的也就十几二十年。另外,互联网行业是一个比较有竞争力的行业,在竞争环境下规模迅速扩大,这本身就决定了需要更多的劳动力投入时间。

根据新景智库的调查数据,互联网行业超过56.62%的受访者表示“996”的原因是“工作未完成/工作量大,无法完成”。非互联网从业者也认为,互联网行业“996”工作制的主要原因是“未完成工作/工作量大,不能完成”(占65.06%)。

值得注意的是,互联网加班的原因也与不良的企业文化有关。根据新景智库的调查数据,10.23%的互联网从业者认为自己加班的原因是“领导没走,不敢先走”,这已经成为互联网行业“996”工作制的第三大原因。在非互联网从业者(包括曾经从事互联网行业的人)中,“领导不走,不敢先走”被列为第二大原因(11.93%),比另一个原因(大家都没走,不好意思先走)高出近5个百分点。

在互联网从业者中,12.54%的受访者认为导致加班的第二大原因是“大家都没走,不好意思先走了”。根据新井智库的调查数据,前三位原因占近80%,与非互联网员工的认知(84.24%)高度相似。

受疫情影响,这种加班现象有所增加。中国劳动关系学院法学院院长沈建峰教授对新井智库表示,自2019年底公众开始关注“996”工作制以来,在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和平台经济发展的背景下,“996”工作制、大周小周、无时间计件工作在平台就业和远程工作领域出现得更加频繁。这期间加班比较普遍,员工加班证明也比较困难。

面对互联网行业的“996”工作模式,新井智库的调查数据显示,受访者中,39.93%的互联网从业者表示“压力大”,36.30%的员工表示“压力大”;不到4%的员工表示“压力小”或“压力小”。

伤害

长期加班增加了职业伤害的概率

“如果长期是‘996’,肯定会增加职业伤害甚至猝死的风险。”范围表明,这需要得到互联网公司甚至社会的高度重视。

毛山治(化名)是一家互联网公司的程序员。他加班累了,在医院做了手术。毛山治向新京智库提供的北京某医院出具的诊断证明显示,他因胸闷憋气4天,经急救入院。2020年5月23日至6月1日在我院治疗。5月24日全麻下,胸腔镜右侧粘连不严,肺大疱摘除,胸膜固定,手术成功。

毛山治告诉新景智库,他去医院之前刚加班一个月,每天8点上班,晚上12点下班,一周工作7天,从事驻地开发工作。经过这件事,他终于发现,连续加班对身体造成的伤害是不可逆转的。

毛出院后不久就去上班了,并被要求在复工的第一周的周末加班。他还是不敢站出来说“不”,而是选择了沉默。因为“我需要这份工作来支付我的手术费用,我不能拖着这个身体去找另一份工作”,毛山治说。

对于这一现象,长期关注互联网行业的劳动关系范围表明,长期在“996”工作会增加猝死的风险概率。由此可能导致生产经营中断的风险,这也是互联网公司的成本,可能造成连锁效应,会逐渐放大。

丁香博士2021年1月14日发布的《2020年国家健康洞察报告》数据显示,超过一半的受访者担心自己猝死;其中,6%的受访者每天都经常担心甚至担心。工作时间长的人更担心猝死。这包括努力工作,坐着不动,桌子多的设计师和程序员,担心猝死。

毛说,这件事让他看到了现实,只有他自己和他的家人才会珍惜他的生命和健康。“希望‘996’能消失,尊重工人健康。希望有人站出来反对。”

事实上,大多数站出来反对“996”工作制度的人都有类似毛山治的经历,或者是不能接受“996”工作制度的农民工。相反,正常工作或接受“996”工作制的人,几乎不会表达“不满”。新井智库接触的互联网公司的技术岗和营销岗,很多员工都不愿意谈“996”工作制这个话题,或者以“忙”来婉拒。

根据范围分析,当工作场所没有身体健康问题时,人们会觉得通过“996”工作制度获得更高的报酬是合理的;一旦身处“996”工作环境,即使拿了更高的工资,最后发现自己可能面临身心伤害或猝死的风险,人们也会认为“996”工作制度不合理。

一位程序员告诉新井智库,虽然对他们来说是“996”工作制,但在大公司工作还是不错的选择。即使有人真的想跳出来反对,也担心被公司“秋后算账”。

还有一个原因是很多人承受不了失业的负担,尤其是中年以后。

但根据新景智库的调查数据,41.91%的互联网行业受访者认为“996”工作制“涉嫌违反劳动法,应严格规范或废止”,31.68%的受访者认为“工作和生活应平衡,不牺牲健康和生命”。只有2.97%的受访者认为“把工作放在第一位,兼顾其他是可以理解的”,不到4%的员工表示“很正常,互联网公司工资高,提升空间大”。

反措施

行业集体谈判机制是更好的选择

2020年7月10日晚上10点左右,毛山治被告知第二天(周六)要加班。

毛终于忍不住了。微信对老板说:“如果我再复发,就不是插管那么简单了。我必须打开我的胸腔。下一次手术的后遗症可能过几年就缓不过来了。”

随后,毛提议离开公司。由于赔偿问题无法解决,他申请了劳动仲裁。

对于毛山治来说,他无法理解公司“如此在意那场演出”。从公司的角度来说,这是一种人工成本的选择。

在某个平台上,有这样一个人工成本计算图:如果是工程师,月基本工资2万,年终奖4个月。然后,随着“996”工作制的实施,公司支付的总成本为51.17万元(基本工资、加班费、年终奖、社保公积金等。),人力效率成本34.11万元。如果不实行“996”,就再招一个工程师,实行九对六工作制。公司总人工成本84.64万元,人力成本42.32万元。

范围就是绝对来说,互联网公司肯定会考虑尽可能降低人工成本。即使你支付1.5倍甚至两倍的加班费,雇一个人也比雇两个人花费少。

王全兴说,互联网公司的“996”工作制,实际上是把公司的降本转移到了社会负担上。医药、保健产品/服务、心理咨询服务等的费用。,这些都是由于过度劳累给员工造成的,是由员工、家庭和社会共同承担的。互联网公司只发加班费。“且不说有些公司还不给加班费,那么这些健康损失不是更多的由员工、家庭和社会来承担吗?”

王全兴认为,互联网公司治理的“996”问题需要在国家和社会发展层面考虑。比如大城市的小学幼儿园基本都是下午三四点放学,而家长要面对“996”,凸显了工作与公共服务和家庭生活的冲突。

“996”工作制不利于工人素质的提高。“因为劳动质量的提高也需要足够的时间去学习、深造和训练,”王全兴说。

娄宇还认为,在涉及工人生命和身心健康的问题上,通常不宜采用协商劳动合同制度,而应采用劳动保护制度,迫使雇主履行义务,并在不履行义务的情况下承担行政责任。为了实现公平与效率的高度统一,促进经济发展和保护弱势群体这两个价值应该齐头并进,任何一个都不应该过分强调。认为可以牺牲工人的基本权利来换取经济发展的观点不仅有失偏颇,而且最终会阻碍经济的可持续发展。

互联网公司的“996”工作制怎么管理?娄宇说,首先,应该有一个合理的工作时间确定机制,真正充分地反映互联网行业劳资双方的意愿。行业集体协商机制是更好的选择,然后由工会监督实施,劳动监察强制介入。最后,工伤保险和医疗保险制度将提供权利救济。

张佳音认为,互联网公司需要从创立之初就重视社会责任,将所有可能产生的社会影响纳入公司治理框架。互联网公司的算法没有价值,但算法背后有价值。

根据新井智库的调查数据,受访者表示,工作制度最理想的改进是“公司管理更加精细,工作时间和加班制度等相关要求明确”,“公司建立合理的工作机制,确保员工充分休息”,“工作量与员工数量更加匹配”。

沈建峰认为,要想从根本上改变加班加点的现状,就必须首先依靠经济发展,建立生产者和行业之间的良性竞争关系。其次,工时制度的相关制度,如工资制度、社会保险费的计算和支付制度,对加班有直接影响。在劳动合同约定的工资为最低工资的条件下,劳动者为了获得理想的报酬,不得不加班加点。如果社保是按征收基数而不是按职工工资征收,企业自然愿意安排加班而不是增加职工人数。在这种情况下,需要在将来进行更改。

新京报记者肖龙平编辑柯睿校对贾宁

TAG标签: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底部广告位(手机)